首頁 >> 新聞 >> 國內新聞 >> 國內熱點 >> 正文
  • PUA培訓被騙起訴公司:導師教把妹我不管,只想把錢要回來

  • 時間:2019-06-12 新聞來源: 熱點資訊網
  •  今年6月初,楊一林終于拿到了法院的判決書。

      判決書/圖源受訪者

      4月12日,成都青羊區法院宣判楊一林四人勝訴,一審認定被告公司的培訓內容違反社會公序良俗,有損社會公益,故判決雙方合同無效,判還培訓費。

      2017年5-7月,楊一林和其他三名前學員每人交了29800元,參加在成都的浪跡情感公司的PUA導師培訓計劃。之后,他們發現該培訓不如想象,充斥著對女性的把控和誘導性關系的發生,而且在考核通過后,他們也未能成為月入十萬的導師。三個月后,他們起訴了浪跡教育所屬的成都南院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

      目前,判決書還沒生效。“如果對方不上訴,我們就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;如果對方上訴就繼續打官司,和他們斗爭到底。”楊一林表現得很平靜。

      另一方面,在他們的身上也充滿著復雜性。

      回顧當時的課程內容,楊一林稱自己并不反感:“作為男孩子來說,說句真心話,沒什么反感……”。楊一林坦言,“無論怎么教別人把妹我都不管”,他更希望是通過維權“把錢要回來”。

      29800的PUA導師培訓計劃

      楊一林關注PUA文化是在2015年,那年他24歲。單身的他沒事的時候,偶爾會瀏覽一些相關的網站。

      PUA(全稱Pick-up Artist,搭訕藝術家)起初指的是一群受過系統化學習、實踐、和不斷自我完善情商的男性,后來泛指很會吸引異性,讓異性著迷的男女們。借著網絡傳播發展的東風,PUA文化也在2008-2012年間飛速在中國傳播開來,并形成很多流派。

      “浪跡教育”是PUA在中國落地的一員。從2015年成立起,浪跡教育的課程內容就吸引著國內不少單身或是渴望掌握“愛的能力”的男性,其中包括楊一林。

      天眼查資料顯示,它隸屬于成都南院文化傳播有限公司,是一家男性情感在線教育的服務商,擁有多年男性戀愛培訓服務經驗,旨在幫助男性掌握情感奧秘。浪跡教育通過開設私教、實戰、全托等課程,以及不斷的專業訓練,幫助用戶最終實現情感自由。

      楊一林回憶,當時浪跡教育在官網上會發一些把妹和聊天的帖子,其導師還會在YY上開直播授課。授課過程中,導師會留下微信號供大家聯系,楊一林也是在那時候加上導師的聯系方式。

      事后有學員發現,他們通過微信加上的導師,其實只是個課程銷售。

      不過,這枚種子在楊一林的土壤里深埋著,直到一個機會的到來。

      2017年4月,楊一林在朋友圈看到了浪跡教育發布的導師培訓計劃。該導師計劃聲稱課程將教授學員如何提升情商、衣品,以及和女孩的相處之道等。除此之外,課程結束后,學員可以成為月收入過十萬的導師,實現財務和情感雙自由。不過,想成為導師,必須先繳納29800元的培訓費。

      楊一林動心了,教別人把妹還能賺大錢,何樂而不為呢?他絲毫沒有懷疑這則廣告的真實性。他相信浪跡這家公司,以及整個行業未來都有良好的發展前景。

      他記得北京有家PUA公司甚至登上了新三板。楊一林口中提及的北京這家PUA公司,名叫壞男孩學院,浪跡教育曾是其下的團隊之一,后出走單干。

      “當時國家沒有反對這個行業,說明他是受到國家認可、合法的。而且我也是長時間關注了,不是一時興起。”而且他認為,目前男女比例失衡,提升男生的情商、衣品和各方面形象是個好事情。

      說服自己之后,楊一林離月入十萬的美夢似乎只差29800的培訓費了。

      在此之前,楊一林在溫州做化工銷售,每月工資3萬多。靠著工作攢下來的積蓄,楊一林果斷辭職,并在2017年5月,分兩次向浪跡教育的CEO王環宇繳納了29800元的培訓費用。

      當時在福建23歲的張偉,也看到浪跡教育導師培訓計劃。他也辭掉了工作,坐上高鐵出發前往成都。

      與楊一林稍有不同的是,張偉才剛工作一年,手頭還沒有什么積蓄。因付不起培訓費,他只好選擇貸款。算上日后在成都的生活費,他一共貸了3萬多元。

      同樣是單身的張偉,只希望通過課程學會如何跟女孩相處,不是特別在意成為導師后能夠實現財務自由。不過,如果學會之后能夠解決單身問題,那就更好了。

      他們對導師培訓計劃都充滿著渴望,但誰也沒預料到這是一個騙局。

      成為導師,要考核與女生發生性關系多少

      據判決書顯示,浪跡教育導師培訓計劃一共有五期,每期一周。楊一林參加的是第二期培訓,張偉則是第五期學員。

      2017年5月底,和楊一林同期的學員們從全國各地陸續來到成都。6月1日,導師培訓在成都一家五星級酒店君悅酒店的會議室里正式開始了。

      兩個月后的8月1日,張偉和其他三、四十個第五期學員也在這間會議室接受了培訓。

      報名參加的學員中,既有剛畢業沒多少積蓄的大學生,也有工作一段時間的社會人士。

      29800元的培訓費中,包含了住在這家五星級酒店的住宿費,學員們兩人一間。對于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來說,這或許是他們第一次入住這種每間1000元以上的豪華酒店。

      當然也有些例外。張偉記得,個別學員有好幾套房,過著靠收租生活的日子,來這里就是專門學習泡妞技巧的。

      在楊一林的預想中,參加課程的人數應該不多。大家來這里學習如何提高情商,如何穿衣搭配、改變形象,如何靈活地和異性溝通等等。等當了導師后,再把這些知識傳授給學員,幫助他們找到另一半,結婚生子。

      然而,現實給了楊一林重重一擊。開課第一天,會議室里站著百十來號人。在那一刻,楊一林覺得自己可能被騙了。隨后,他用“淫亂”這個詞來形容后面幾天的生活。

      第一天見面的導師向學員傳授的課業內容,是怎么誘導女性與自己發生性關系,還宣布通過結業考核才能當上導師的消息。考核標準,則是在七天內與異性發生性關系的質量和數量。

      浪跡教育導師形象照/圖源浪跡官網

      隨后,無數個導師和助教教授他們約炮的套路和技巧。為塑造“高富帥”形象,導師們帶他們去服裝店。

      背負著三萬多的貸款,張偉克制住了自己的采購欲望。他發現,自己大概是花錢最少的那個,而班上有人一買就是好幾千,甚至花費上萬元打造個人形象。不過在出手闊綽的人中,也有一部分是刷信用卡的。

      在完成高富帥的形象塑造后,進入了實戰環節。導師帶領學員去成都的街邊、酒吧和迪廳快速和大量女孩搭訕,并對這些女孩初步篩選,在運用各種心理戰術和女孩互動后,再篩選出可以快速約炮的那些。當性關系發生后,學員還需要把拍攝的床照發到群里來證明。

      參加培訓計劃的第一天,張偉對培訓內容十分反感,不過他沒有離開。當時,他更沒想過要舉報培訓課程內容涉黃。讓他留下來的是,快3萬的培訓費已經交了。談及這段經歷,他向每日人物重復了三遍“錢又交了”。

      楊一林也因交了錢而選擇繼續待下去。

      在被問到有沒有擔心課程內容對受騙的女孩來說是種傷害時,楊一林情緒非常激動,強調自己交了這么多錢,還辭了工作,只能按照公司要求來做。

      回顧當時的課程內容,他稱自己并不反感:“作為男孩子來說,說句真心話,沒什么反感……”。

      楊一林坦言,“無論怎么教別人把妹我都不管”,相對而言,他更在乎的是通過維權“把錢要回來”。

      月入十萬成泡影,真實工資僅有提成

      培訓結束后,楊一林通過了導師計劃要求的“發生性關系”的考核。

      不過,他拒絕回答與多少名女性發生了性關系。他害怕會造成不好的輿論,成為大家眼中的“不是什么好人”。而且,他認為這與自己要錢、維權的愿望沒什么關系。

      張偉和他同期的大部分學員,卻沒有通過考核。張偉解釋,大家都比較保守和傳統,更習慣慢慢發展的戀情,不太能接受一下子就這樣(發生性關系)。

      雖然考核結果迥異,但相同的是,連同楊一林和張偉在內的大多數人,都沒得到公司提供的月入十萬的導師工作。

      楊一林透露,班上大部分學員都與異性發生了性關系,但通過這一考核之后還要參加面試,面試通過才能當導師。他發現,有的發生性關系多的學員沒通過,反而是發生性關系少的當了導師,“這個說不清楚。”

      導師沒做成,浪跡教育為這些沒當上導師的人提供了另外一份工作——課程銷售。楊一林介紹,銷售就是幫公司宣傳情感課程,招其他男性參加培訓。而這份工作的收入和當初承諾的十萬大相徑庭:前兩個月底薪2000+提成,之后只有提成。

      對這結果,楊一林哭笑不得。“銷售我哪里都能做,何必交29800找這個工作。” 最終,張偉和楊一林都沒選擇公司提供的銷售工作。

      維權近兩年,一審勝訴

      發現自己被騙后,張偉、楊一林決定找浪跡討要一個說法,把培訓費要回來。

      不止他們,其他的學員陸續加入到一個維權微信群,最高時人數達到兩百號人。一開始每天上百個人,在群里嚷嚷著維權、起訴,但最后打官司的只有八九個。

      “大多數人都是有賊心沒賊膽,不想花這個錢(律師費),但每天又在群里說說說,我聽著都煩。” 張偉有點看不起他們。

      但是維權道路不是一帆風順。

      張偉記得公司在課程開始第一天承諾過,如果學員最后沒有通過考核成為導師,公司可以退款。于是,他們去找公司要過錢,但結果是“要不到”。

      之后,大家商量采取法律手段維權。不過,其中很多人因負擔不起律師、打官司的錢而放棄掉,改去找工作。張偉也是其中之一,找到工作掙了點錢之后,他又重新想起這件事。

      最終,楊一林、張偉等四個人堅持到最后。

      一段時間里,他們始終沒有找到合適的律師。直到這段遭遇經媒體報道出來后,在一位記者的幫助下聯系到現在的代理律師,還給了一個代理費折扣。

      楊一林稱,最后算下來四個人一共花了幾萬塊。對此,張偉至今都很感謝那個幫忙的記者。

      2017年10月,楊一林、張偉等4名前學員一起將“浪跡情感”所屬公司訴至成都市青羊區法院。

      起訴之后,張偉受到浪跡教育公司的威脅和警告。有浪跡的情感導師曾在YY直播中放出狠話。這段時間,張偉等幾人非常怕在成都被他們找到。他聽說有個人和他們有些過節,被女生邀出來見面,見面之后把他打得很慘。

      “就算渺茫,我們也要堅持下去。” 到宣布一審判決的這兩年間,他們一度覺得希望渺茫。

      4月12日,成都青羊區法院宣判楊一林四人勝訴,一審認定被告公司的培訓內容違反社會公序良俗,判決雙方合同無效。判成都南院公司將賠償幾人的培訓費,并承擔案件受理費。據新京報報道稱,被告公司負責人將上訴。

      不過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學員覺得這并不是他想要的結果。

      他透露,浪跡公司現在的課程還在辦,還有更多像他們一樣的人受害,不是說賠他們錢就夠了。“我希望這樣宣傳有害信息、物化女性的公司能徹底受到法律的制裁。”該學員表示。

      “包裝”后的2019導師培訓計劃絲毫看不出涉黃/圖源網絡

      這次PUA培訓讓起訴的四個人付出的代價不小。

      張偉算了一下案件律師費、代理費、培訓費及生活支出而貸款的錢,再加上利息,發現,自己要還的貸款已漲至近十萬。然而,對發生的這一切,他對家人只字未提,“這些用不著家人知道。”

      “以后不會再參加類似課程了,有些事情(找女朋友)順其自然,不要強求……只希望能回歸正常生活。”張偉說。

      楊一林也表示,“找一個伴侶好好結婚、過幸福美滿的生活是每個人都希望的。天天約炮、做亂七八糟的事情沒什么意義,人最重要的還是生活。”

      時間如能倒回到2017年6月,楊一林假設自己得到了月入十萬的導師工作,“一定不會慫恿別人天天約炮,而是教他們擁有愛的能力,做一個讓女孩子喜歡的人。”

    網站首頁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招聘信息 | 版權聲明 | 網站地圖 | 熱點資訊網
    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 編輯QQ:2424125586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Copyright ? 2010 www.obmybr.tw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熱點資訊網 版權所有 備案號:京ICP備13006885
    幸运28预测网